缅甸银钻国际网投

歡迎來到奇卡國際早教!

新聞分類

大城重啟——寫在離漢通道管控解除之際

發布日期:2020-04-08 作者:陳植 點擊:

今天,2020年4月8日,零時開始,離漢通道管控解除,三鎮的大門重新開啟。

這個長江、漢江的交匯點,長江中游的磅礴碼頭,這個面積8467平方公里、人口1400萬的中國中部最大城市,在關閉了兩個半月之后,正在恢復生機。

重啟的不僅是生活



1.jpg

4月6日,江城天氣晴朗,陽光溫暖,鸚鵡洲大橋上車輛也多了起來,一條滿載汽車的貨船緩緩經過。記者胡冬冬 攝


4月8日之前的這一周,許多人從長江上聽到了汽笛聲。江水悠悠,大橋寂寂,兩岸樹木樓宇歷歷,長江和漢江雄渾地從三鎮之間穿過,看起來沒有什么不一樣。但細心想一想,江上沒有了那么多時時會駛過的輪船;清晨的第一抹陽光中沒有了偶然從波濤中泛起泳帽的渡江人;遙遙望去,大橋上的汽車一天天多起來,但沒有了往日穿梭來往、密集飛馳的繁忙。

江灘上開始有人跑步。人們偶爾會碰上了——交叉跑過,互換一下眼神。這江岸上的尋常,看起來也沒什么不一樣。但是不一樣:岸上沒有那些坐著、站著、走著,一簇簇、一群群、一個個看江的人;沒有隔不多遠就有的一隊隊跳舞的人;天上沒有各式各樣的風箏;沒有不時出現的無人機,飛速移動或突然定住,靜靜從上面俯視。

4月8日之前的這一周,人們出門復工復產復市。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長,雜花生樹,群鶯亂飛”,果真是江城最美時節。小區里有人走路、有人跑步,有以家庭為單位的三三兩兩。廣場上、湖畔旁,有人賞花,有人在“報復式拍照”。偶爾碰上,或彼此有意避開,或隔上十幾米距離。

4月8日之前的這一周,許多人坐上了公交車,坐上了地鐵,聽到了熟悉的嗡嗡聲和轟轟聲。有人聽到上車時的那一聲“嘀”,聽到久違的報站聲,落下淚來。坐車的、坐地鐵的人,一天天多起來,看起來開始正常起來。但是車上沒有人說話,你經歷的車廂乘客們都是靜默的。車椅永遠有空座位,人們都相隔而坐。不時有人拿出手機拍照,似乎要留下這一刻的情景,沒有人側目而視。

城市在重啟,城市生活開始醒來,平凡的一切珍貴無比。那些熟悉的場景,那些微小的細節,令人倍加珍惜。人們意識到一切并非是那么天經地義、唾手可得,理所當然就會擁有。可能,今天,每個人從沒有這么清晰地意識到,他是在經歷歷史上的某一天。

兩個半月沒有上班,兩個半月沒有上學,兩個半月沒有擠公交趕地鐵。放假曾是無比幸福的事,人生若有兩個半月的長假該有多好!之前可能沒有人會想到,有一天,他會渴望著上班、渴望著上學,覺得這才是一種幸福,真有點等不及了!

等不及的不僅僅是守在各家各戶里的武漢人。3月13日,市防疫指揮部接到一封來自德國的郵件。克諾爾公司全球副總裁西蒙·薩巴求援:“我們的客戶面臨停產風險,武漢飛恩盡快復產至關重要。我們請求當地政府的支持和批準。

原來,武漢飛恩,一家位于光谷的公司,全球汽車壓力傳感器的核心供應商——因疫情停工,傳感器停供,德國和中國多家整車企業,就要停擺了。

事態緊急,次日,武漢飛恩復工。

雖然城門尚未打開,憑著健康“綠碼”,4月8日之前的這兩周,“點對點、一站式”,一輛輛專車正在全國各地奔忙,把一家家武漢企業的員工接回。一家家武漢企業復工,這些企業的復工又讓全國、全球一家家企業順利運轉。

武漢離不開世界,世界也離不開武漢。現在,熟悉生活的暫停鍵被按下后又彈起。76天的封閉讓武漢體驗到了無比強烈地與外界連通的需要,讓武漢人蓄積了無與倫比地要擁抱世界的渴望。

抗擊疫情時,武漢勝則湖北勝,湖北勝則全國勝。重啟恢復中,武漢強有力的重啟,同樣關乎全國大局。她的一如既往的角色,她的一如既往的奮進,正在重新回到位置上。

關是一瞬間,開是一步步




2.jpg

3月31日,武漢市黃浦大街工農兵路公交站,引導員在指引乘客刷碼乘車。記者史偉 攝

重回到城市生活的武漢人,一方面倍感珍惜,一方面也深感這和他熟悉的生活、熟悉的武漢,還是不一樣。

商場恢復了,不是想去就去。漢街、中山大道恢復了,不是人流如織。絕大部分市民還在通過小區“團菜”過活,除了上班,一般不出門。

從許多店鋪還未開張的街市中,從仍顯稀疏的車流、地鐵中,從仍然寂靜的一個個城市窗口中,從始終沒有間斷的網絡中,仿佛能聽到一聲聲的呼喚:那個熟悉的武漢回來吧!戶部巷各地方言交匯的熱鬧,大街小巷過早的煙火氣,每晚琴臺音樂廳的世界級演出,東湖綠道人們騎著共享單車、跑著馬拉松的身影……

過去熟悉的生活,現在看上去仍像是一個夢,需要一步步地去實現。

關是一瞬間,考驗的是果敢的決斷,是堅定的執行力;開是一步步,考驗的是周密的部署,是精準的科學管理。

離漢通道管控解除了,但打開城門不等于打開家門——“非必要不外出”“不聚餐不聚集”,小區的封控管理仍要繼續。一邊生產生活,一邊防控疫情,這將是一種新的常態。

城門打開既有喜悅,也有憂慮。城門開啟的此刻,有確診病人在醫院治療,無癥狀感染者仍在出現。要防反彈,防輸入,把干凈的城市延續下去;要防輸出,擔負武漢對全國的責任。這要求城市管理更加科學合理,防疫管控更加精準有效。

所以,現在的重啟是安全模式的重啟,像電腦中毒修復后重開,先開啟安全模式。

所以,在城門開啟的此刻,武漢該動的動,該靜的靜,該開的開,該封的封。

公交車都設置了安全員。地鐵線都設置了掃碼,以便流調追蹤。醫院恢復,推行網上掛號、預約就診,現場就醫須先作健康排查。走進各大商圈、商場、購物中心,會看到排隊距離提示線,會在入口、洗手間、扶梯、電梯聞到近段時間熟悉的消毒水氣味。所有的公共場所,都需要體溫檢測進入,有避免人群聚集的限流制度。

工地生活也變了。工友要經過儀器測溫,進入通道消殺,再進入施工現場。

工廠生產也變了。它們要先抓好疫情中的生產組織、制度和工作規范、個人習慣。

很顯然,武漢復工復產復市乃至復學,整個現代都市生活的重啟,將以差異化策略,分區分級、分類分時、有條件有步驟地進行,科學精準、落實落細、極具耐心。

那個大武漢會回來嗎?何時才會回來?——會回來的,等你全部準備好了,城市全部干凈保障可靠了,她就回來了。

重啟按下的是升級鍵




3.jpg

4月5日,東西湖區常青花園十二區(金苑)下沉黨員志愿者與武漢瑞地美佳物業人員堅守檢測體溫、掃健康碼等各防控崗位。記者劉斌 攝

大城重啟是個宏大系統,重啟首先需要達到科學高效,使管理做到周密精準。重啟不僅是恢復原有,它還是系統的優化和升級。

抗擊疫情過程中,城市的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在被迫中悄悄變現。遠程診療、線上教育、網上辦公,在城市封閉期間獲得了發展,武漢或將獲得下一步的增長動力。

中國最有成長性的行業,排第一的是醫療健康,武漢在這方面本有優勢。武漢保衛戰中,醫療健康行業以“戰時狀態”反應,也為未來發展打下了基礎。

這次抗擊疫情中,武漢面對了許多前所未有的課題。

在很短時間內,要解決醫療資源擠兌,要建設方艙醫院,要建立社區防控,要實現物資保障,小區十幾個管理者要解決成千上萬人的生活供給難題,這是怎么做到的?

在封閉之中,一座千萬級人口的城市維持了兩個半月的基本穩定,物資供應不斷,社會秩序不亂。這其中的奧秘是什么?

志愿者作用和社區自治,社會系統應激調適和管理的經驗,當可應用于未來的城市。

如今,世界正置身于一個面對非傳統安全的處境,正在經歷并且還將經歷眾多公共安全風險,這使打贏武漢保衛戰不僅具有戰疫意義,也具有城市建設意義。疫情防控的經驗,為經濟社會發展也埋下了伏筆。

城市重啟升級的最大意義,在于使整個城市治理體系升級。重啟鍵要按成升級鍵,而不是恢復鍵。

經此一役,城市治理體系存在的一些問題,從未如此醒目。武漢需要一場城市治理體系的變革。社會治理短板如何補齊?公共衛生應急管理如何完善?超大城市現代化治理新路如何探索?“全周期管理”如何樹立?

這些都不只是武漢特有的問題,而是現代城市的共同課題。科學應變、主動求變,就具有率先求解諸多前沿課題的優勢。

大城重啟,不是回到原來的武漢了,而是要創造一個新武漢,一個立足在未來世界中更好的武漢。

城市重啟也是人的重啟


4.jpg

4月3日,長江大橋上車來車往,與之前相比車流量明顯增大了不少。記者何曉剛 攝


有一個外地人,在武漢生活了多年,一直不覺得自己是武漢人。但在城門關閉的那一刻,當他四處沖撞想找路回來,卻回不來,他意識到——他是武漢人。

有許多武漢人,這幾天在手機上看武漢的聲色光影,在展望重啟之后的生活,他們不僅在微笑,他們還在流淚。

十幾天前,許多武漢人在手機上看到他們一生從沒見過的武大櫻花季。沒有一個賞花者,花瓣鋪了一地,在大雨中,無盡落花氣勢磅礴地在道路上奔流……人們的留言,顯示那一刻許多人的心里感到了一種震動。

城市封閉中有過許多震動,發生了許多一生沒有經歷,也無法想象的事。很多人體會到,在與城市一起經歷了這一次磨難后,他們對這個城市的愛更加深沉。

城市是個有機體,城市是由人組成的。城市在塑造著人,人也在塑造著城市。有什么樣的人,有什么樣的生活,就會有什么樣的城市。有什么樣的人,有什么樣的人的品格,就會有什么樣的城市品格。城市重啟仿佛也是精神重啟,在經歷著人的重生。重生的武漢人,將創造未來的武漢,塑造未來的城市品格。

城門一關一開,武漢人的凝聚力更強。歷史上從沒有過這樣的一種共情,讓一千多萬人在一個壓縮的空間和時間中有這么多的共同經歷。

城門一關一開,武漢人的公德意識更強。歷史上從沒有過這樣的一個事件,讓一城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個至理:保護自己就是保護他人,你安好便是我安好。

城門一關一開,武漢人的紀律性更強。他們經歷了一場奇特的考驗,無須強制就遵守了必要的約束。

城門一關一開,武漢人的自治能力更強。有自發、有自覺、有組織,總之人們團結起來,守望相助、并肩作戰、命運與共,共持一個小區,共建一個社區,共成一個社會。

城門一關一開,武漢人的忍耐力更強。城市氣質有所沉穩,人民精神更加堅強。你能一個月不下樓,兩個月不出門嗎?武漢人能。

城門一關一開,武漢人更懂得珍惜。誰能忘記醫院門口曾經長龍一樣望不到頭的隊伍?誰能忘記心有不安卻仍要幽默達觀的日子?誰能忘記“為武漢拼過命”的一隊隊白衣戰士?誰能忘記以命搏命,最后將生命獻給了這個城市的一個個平凡英雄?

這是一個奇特的城市,沒有一個城市有這樣兩條大河穿城而過的胸襟。這是一城英雄的人民,沒有哪個地方的人會有這么多獨特的歷史體驗。

109年前,她打響第一槍,推翻了兩千年帝制。

82年前,她堅守180多天,將日寇拖入了戰略相持。

22年前,她擋住百年難遇的洪水,鑄就了九八抗洪精神。

現在,她在度過歷史上從來沒有,也不會有人想象到的一個超大城市的“封城”。

“醉過方知酒濃,愛過方知情重”,歷史的經驗都不露痕跡地鐫刻在了人性的記憶中。2020年轉眼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一,在經歷一個不同尋常的冬天后,武漢的春天如期而至。

城市在重啟,耽誤的時間要奪回來。武漢一天一個樣,變化在徐徐展開,而武漢人在砥礪中,仍在奮力前行。


相關標簽:武漢解封

在線客服
分享